公平 公正 公开
分享 创造 共赢

当前位置: www.ag8826.com > 宁波手机维修培训 >

余杭出租房试行星级制 看星挑房 租房省了不少心

从网上到线下去,到基层一线去!今日起,浙江在线启动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活动。全媒体记者将深入乡村、社区、企业、学校、市场等,入基层,听民声,反映民情、联系群众、

  从网上到线下去,到基层一线去!今日起,浙江在线启动“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活动。全媒体记者将深入乡村、社区、企业、学校、市场等,入基层,听民声,反映民情、联系群众、深入现场,推出“入基层 听民声”——短、实、新、多、快新闻专栏。力求展现短小精悍的文风、实实在在的作风、贴近生活带有体温的报道,多媒体多手段和及时快报的网络传播特色。

  同时,我们将一如既往地推进《民生帮帮帮》、《警察出更——记者蹲点派出所》等发自一线的专栏报道。

  浙江在线日讯但凡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出差,即使对这个城市不了解,人们也可以凭酒店的星级来判断其硬件设施和服务水平,星越多越好,颠扑不破。

  出租房屋星级化管理是余杭街道的一项创新,起步于2009年的3月,杭州首创。两年过去,取经的兄弟街道络绎不绝,星级房的试点也已经从最初的160户、出租房1700多间,发展到了400多户、房间超过4000间。

  余杭街道综治办的负责人介绍说,所谓星级化管理,其实也很简单,就是根据卫生、设施、管理、服务等给每家出租户进行打分。出租房星级越低,管理部门的检查力度就越大,每个季度还有一次复评,复评不合格者,予以摘星处理。

  看似简单的几颗“星星”,却让余杭街道的城郊农居点与传统印象中的“脏乱差”基本绝缘。现象听着挺神奇,那么背后的故事呢?我们走进这片农居点慢慢听——

  跟着余杭派出所的民警,我来到了凤凰山村栖凤苑,这里是最早试点的星级房农居点。如今两年多过去了,试点已经扩大到了宝塔村、华坞村,基本覆盖了余杭街道整个城郊结合片区。

  第一感觉是干净,非常干净,以至于这一排排普通的农居房看上去都觉得错落有致。

  随意步入一栋小楼,这里的房东丁建平是余杭当地人,出租着楼内20多个房间,

  说起门口的三颗星星,他的语气里满是自豪:“这三星屋,可来之不易。”一杯清茶,他和记者唠起了家常——

  管理繁琐,又要挑选租客,又要自己掏钱购置硬件,可房东还是这么积极地去评“三星”,当然不仅仅是为了面子。

  每个房东都有十几二十间房在出租,俏的时候“三星级”的农居房能租到周边商品房差不多的价格。作为房东,当然是希望自己的房子能满租,可自从房子上贴上了“星”牌,不管房东们认不认,租客们都认,就算价格高点也有人要。

  有的租客找房子都不进屋子,先看门口有没有“三颗星”,有了才找房东,一看不是“三星”,扭头就走。

  这片农居点因为起步早,九成的出租房是“三星”的了,最低的也是“二星”。如果保不住星星,你都不好意思和人家打招呼。可怎么升上“三星”,里面的学问可就大了。

  丁建平说,别以为花钱装了探头、装了宽带、有线电视、配了独立卫生间,硬件设施上去了,“三星”就稳拿了,其实,“三星级”出租房最讲究的是管理,房东最操心的也是管理。

  记者手上有一份《余杭街道出租房屋星级化管理评分标准》,数了数,总共有20项考核要求,而且很严格,比如:出租房空气流通不畅要扣分,水电维修不及时要扣分,打扫楼道不积极也要扣分,甚至缺席房东会议都要扣分……

  丁建平就为这事很伤脑筋,他另有住处,无论是打扫卫生还是维修水电,他都得两头跑,实在吃不消。“有时候停水,来不及赶回来处理,租客一投诉,一分就没了,有的租客拖着不去办暂住证,一分又没了。一不留神,10分就没了。”要评为“三星”,分数必须在90分以上。

  老家江西的万大姐,本来是丁建平的老租客。丁建平免了她的房租,给了她新饭碗——当代管员。

  万大姐平时要做的就是招租、打扫卫生、还替租客办办证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事情虽然繁琐,不过几年下来流程熟悉了,这些事情做得很到位。

  万大姐说,入住大酒店要身份证还要填一大堆资料,要租这里的出租房同样一个少不了,每次有新的租客来,她都要第一时间通知租客去办理暂住证,还要保证出租房绝对不出现盗窃等案件。遇到不愿意或者没时间去办理暂住证的租客,还要耐心做工作,更多时候干脆自己替租客跑腿。

  万大姐这“代管员”当得比酒店前台还要敬业,当然每次复评检查都是“三星级”,这也让很多在外地居住的房东们找到了好办法。

  万大姐的话很实在:“来余杭以前也住过很多出租房,其实一个地方管理不好,租客也很心慌的,星级化管理虽然房东和租客都多了很多事情,但毕竟安全有了保障,大家都心安。”

  丁建平和万大姐的喜悦发自挣钱养家的欢乐,但对于余杭派出所所长郎国锋来说,星级房带来的村民自发管理,才是这一举措的点睛之笔。

  因为要升星,就要保证租客人人都有“暂住证”。而办了证就有了记录,一个人办证越多对他的约束就越多。“如果是以前,房东有钱赚就行,房租收进其他不管,租客办不办证才不管呢。”郎国锋说,余杭派出所安排了30个人专门管外来人口,这个数量其实已经不少了,可比起这一带4万多的外来人口,很难管得过来。

  但星级化出租房管理却解了这块心病,房东管租客,一个人管十几个人,总比30个管4万个灵。

  现在,村里还成立了自管会,农居点设立了新居民事务服务管理站,每天都有民警和社区工作人员在那里办理各类事务,替房东和租客服务。

  郎国锋说,两年多试点下来,首先是办证率大大提升,几个社区都在90%以上;其次是盗窃等刑事案件发案率大大下降;最明显的一点是房东、租客、管理人员之间的交流多了,相互之间建立起了良好的关系。年底的时候,社区还给做得好的房东准备了一个红包,大家都想做“喜羊羊”。

  出租房星级化管理,在加强对流动人口的实地化管理和居民怎样发挥自身的力量去进行自治这两方面都取得了很好的成绩。

  但还有两点可以探讨和思考:一个是对外来人口的参与与挖掘还比较欠缺,新居民依然大多处于被管理角色,如何进一步挖掘他们的自我管理能力和参与互动能力,还有进步的空间;

  另外,出租房星级化管理开始是政府主导的,是公共服务的导入,但接下来政府部门可以去思考怎样撤出来,怎样去设计一个路径,让房东和租客之间出现的互助服务、商业服务和自治服务更加完善。这样就能腾出手来,做更多有益的事情,比如居家养老、居民融入等。